省经贸委:浙江省“块状经济”发展报告

2020-10-06 07:04:05 1
 “块状经济”专指以制造业为主体,具有产业集群特征,富有浙江特色的区域经济形态。“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走新型工业化道路。”这是省委、省政府“八八战略”的重要发展方略。重点培育一批“块状经济”,形成产业集群新优势,是“十一五”时期浙江工业发展的重要目标任务。

  【中国压缩机网】为进一步提升“块状经济”,推进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省经贸委z*近对全省“块状经济”的发展现状进行了调查研究。特别是利用各市县区经贸系统的统计力量,对2003—2005年“块状经济”进行全面统计,取得迄今省内z*新、z*全的数据,为本报告提供了实证分析的基础条件。

  一、“块状经济”发展跨上新台阶

  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浙江与全国一样,进入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快速扩长期。在新的增长阶段,全省“块状经济”增势强劲,经济总量大幅扩张,产业结构明显变化,有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

  从2003—2005年的统计数据,可以较清晰地感受到“块状经济”发展变化的轨迹。需要说明的是,对“块状经济”概念较难作清楚的界定,对其统计口径(如地理范围等)的把握较难完全一致,因而统计数据也不尽准确,但这些数据显示的发展变化趋势则在较大程度上反映了客观现实。

  (一)产业规模迅速扩大

  这里统计的“块状经济”,以工业总产值在1亿元以上的“块状经济”为底线;工业总产值和增长率均以现价计算。

  1、“块状经济”的总体增长态势

  近年来,全省“块状经济”快速扩张,地理集中度不断提升,在工业经济中的地位进一步加强。2005年,“块状经济”工业总产值18405亿元,占全部工业总产值30212.4亿元(其中规模以上企业22812.4亿元)的60.9%。与2003年相比,“块状经济”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34.2%(2003年“块状经济”工业总产值为10215.6亿元);“块状经济”占全部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上升了8.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全省工业经济总量中,高达六成的份额以“块状经济”的形态来显现,这在全国s*屈一指,区域特色经济优势十分突出。

  “块状经济”的区块规模显著扩大。2005年,全省工业总产值在1亿元以上的“块状经济”有360个。区块数量少于2003年的430个,这里有统计口径的差异,也反映了一些产业的衰退。其中:工业总产值在50亿元以下的有265个,占区块总数的73.6%,其中1—10亿元的131个、10—50亿元的134个;工业总产值在50亿元以上的有95个,合计占区块总数的26.4%,其中50—100亿元的51个、100—200亿元的23个、200—300亿元的7个、超过300亿元的14个。而2003年的“块状经济”,主要集中在工业总产值50亿元以下的区块,其占区块总数的86.5%;工业总产值在50—300多亿元的只占13.5%,超过300亿元的区块只有3个。

  将提升“块状经济”与建设工业园区紧密结合起来,取得丰硕成果。2003—2005年,全省各类工业园区(经济开发区)累计投入高达2962.6亿元,占同期制造业总投资的50.4%。大规模的工业园区建设,特别是特色工业园区建设,有力促进了“块状经济”“二次创业”,推动了企业集聚发展和技术改造,形成了一大批新的产业基地,较大程度改变了“低小散”的面貌。

  2、“块状经济”的区块规模状况

  “块状经济”分布于全省各地,在地理版图上形成块状明显、色彩斑斓的“经济马赛克”。2005年11个市中,“块状经济”的总量规模(按工业总产值计)排在前3位的是宁波(5395亿元、占全省29.3%)、绍兴(2835.9亿元、占全省15.4%)和温州(2387亿元、占全省13%);以下依次是台州、嘉兴、杭州、湖州、金华、衢州、丽水和舟山。

  “块状经济”的具体区块规模分列如下:

  ——14个工业总产值超过300亿元的区块依次是:宁波电气机械、宁波金属制品、宁波塑料制品、宁波通用设备、宁波服装、温州鞋革、绍兴织造、宁波纺织、宁波工艺品、温州服装、温州乐清电器、温州塑料、嘉兴纺织、绍兴印染。其中宁波的电气机械、金属制品、通用设备等,在2003年未作为“块状经济”来统计。2003年曾列“块状经济”产业规模前5名的温州鞋革、温州服装、绍兴印染、绍兴织造和温州乐清电器,两年来工业总产值的增长率分别为14.1%、8.5%、-11.3%、48.4%和39.4%,在排位上均向后移。

  ——7个工业总产值在200—300亿元的区块依次是:萧山化纤、诸暨五金、宁波有色金属、宁波电子通信、诸暨织布、诸暨织袜、绍兴纺丝。

  ——23个工业总产值在100—200亿元的区块依次是:宁波交通运输设备、温岭泵与电机、温州汽摩配、嘉兴服装、温岭鞋帽服装、嘉兴化纤、温岭汽摩、玉环汽摩配、温州印刷、嘉兴皮革、诸暨铝塑管、湖州长兴化纤、杭州富阳造纸、吴兴印染织造、宁波文体用品、杭州五金机械、宁波专用设备、临海机械电子、宁波化纤、嵊州领带、玉环阀门、宁波农副食品加工、上虞化工。

  (二)产业结构明显变化

  一般规律,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往往也是产业结构加快变动时期。近两年,伴随着整体经济在新的增长周期较快扩张,“块状经济”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

  1、“块状经济”的具体产业构成

  “块状经济”的产业涵盖面甚广,渗透到绝大部分制造业。在31个统计大类的制造业中,除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烟草制品业和武器弹药制造业等3个外,均有“块状经济”存在。

  2005年,按工业总产值统计分列:

  ——占“块状经济”比重超过10%的有2个产业,依次是:纺织业(12.41%),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11.08%);

  ——比重在5—10%的有5个产业,依次是: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9.46%),塑料制品业(9.29%),金属制品业(7.32%),通用设备制造业(6.86%),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5.82%);

  ——比重在2—5%的有7个产业,依次是:工艺品及其他制造业(4.82%),化学纤维制造业(3.85%),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3%),非金属矿物制品业(2.65%),专用设备制造业(2.33%),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7%),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2.02%);

  ——其他产业比重均在2%以下。比重z*小的是饮料制造业(0.19%)。

  以上是按制造业大类来划分。具体到中小类,“块状经济”的产业面既广更有特色。如农副食品加工业,包括水产食品、鱼粉、甲壳素衍生物、肉制品、鹅加工、蜂蜜加工、竹笋加工等;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包括丝绸织品、针织服装、羊毛衫、羊绒衫、绗缝制品、无缝内衣、衬衫、袜业、鞋业、领带、装饰棉、童装、商品织带等;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包括精细化工、氟化工、涂料、无机非金属材料、磁性材料、有机硅、单晶硅、碳酸钙、有机胺、硝基化合物、化妆品、消防器材等;专用设备制造业,包括纺织机械、矿山风动机械、竹工机械、工业缝纫机、注塑机、电梯、环保设备、水处理设备、竹处理设备、模具制造等。

  总的看,不仅传统产业依然是“块状经济”的主体,就是现代高技术产业,“块状经济”也在稳步成长。目前“块状经济”的z*主要部分,则由轻纺和机械两大产业组成。

  2、“块状经济”的产业变动状况

  近两年“块状经济”的产业结构发生较大变化。在“块状经济”所在的28个制造业中,产业比重上升的有16个,产业比重下降的有12个。

  ——产业比重上升的依次是:金属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塑料制品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造纸及纸制品业,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废弃资源和废旧材料回收加工业,工艺品及其他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橡胶制品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家具制造业。

  ——产业比重下降的依次是:纺织业,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医药制造业,化学纤维制造业,皮革、毛皮、羽毛(绒)及其制品业,饮料制造业,木材加工及木、竹、藤、棕、草制品业,食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印刷业和记录媒介的复制,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总的看,产业比重上升的,多数属装备制造业,此外是区域分工程度较高的特色优势产业(如金属和塑料制品、有色金属等),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高技术产业(主要是电子通信),以及近年热点产业(主要是以钢铁为主的黑色金属)。产业比重下降的,大多为增长潜力趋小的传统轻纺产业,此外是对环境影响相对大的产业,近年热点产业(主要是化纤和以水泥为主的非金属制品)。换言之,产业比重上升的主要是资金及技术密集程度较高的产业,产业比重下降的多数属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一变化,顺应了产业升级的一般规律,也体现了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的积极效应。

  以上是从制造业大类来看,从制造业内部构成来看,“块状经济”的产业结构升级的趋势也比较明显。如作为浙江“块状经济”代表性区块的绍兴化纤,原先以聚酯和涤纶长丝产品为产业主体,目前产业链进一步延伸,地方生产系统进一步深化,在各个加工制造环节均形成相当的竞争优势。不仅聚酯和涤纶长丝产品保持全国z*大的产业规模,而且聚酯生产向小批量多品种转变,化纤生产向熔体直接纺和差异化功能型转变,织造向棉纺、针织和产业用纺织品、家纺产品拓展,印染后整理推广应用计算机配色系统,服装服饰增强品牌经营能力;尤其是化纤基础原材料工业取得重大突破,建成国内单体规模z*大的PTA、世界单体规模z*大的BOPET薄膜生产线。与此相衔接,绍兴新昌的纺织机械制造已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年产倍捻机、剑杆织机以及印染、整理等配套机械5万余台,在国内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再如浙江“块状经济”又一典范——乐清电器,从单一的低压电器延伸到高压电器,从元件电器延伸到成套电器,构筑起新的为输、变、配电全方位服务的电器制造系统,被全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命名为“中国电器之都”。还如有名的嘉善木业,在大量生产木夹板的基础上建成以出口家具为主导、产业配套较完善的家具制造基地。

 二、“块状经济”的发展特点和存在问题

  (一)鲜明特点

  “块状经济”的发展,主要有三大特点:

  1、“块状经济”是浙江优势产业和区域经济的主要支撑

  目前,浙江在全国具有特色优势的产业和区域,多数也是“块状经济”发达的产业和区域。依托“块状经济”支撑产业和区域发展,是浙江制造业的显著特点。

  据统计局数据,2005年浙江30个制造业(不含武器弹药制造业)中,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均占全国同行10%以上的产业共有17个。具体是:化学纤维制造业(分别占37.16%和42.89%),废弃资源和废旧材料回收加工业(分别占36.37%和40.9%),皮革、毛皮、羽毛(绒)及其制品业(分别占24.58%和25.68%),纺织业(分别占23.08%和25.66%),工艺品及其他制造业(分别占20.33%和23.32%),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分别占19.65%和25.66%),塑料制品业(分别占17.29%和20.83%),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分别占16.11%和21.82%),家具制造业(分别占15.05%和17.26%),通用设备制造业(分别占15%和17.48%),金属制品业(分别占13.77%和14.55%),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分别占13.3%和15.67%),木材加工及木、竹、藤、棕、草制品业(分别占12.7%和17.25%),印刷业和记录媒介的复制(分别占11.09%和13.24%),橡胶制品业(分别占10.61%和12.33%),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分别占10.23%和11.64%),医药制造业(分别占10.01%和10.62%)。

  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均占全国同行10%以上,表明这部分产业的地理集中度和区域分工水平高、市场竞争力强。可以说,这部分产业是目前浙江在全国z*具特色优势的制造业。其中有的产业优势十分突出,如排列居前5位的化学纤维制造业,废弃资源和废旧材料回收加工业,皮革、毛皮、羽毛(绒)及其制品业,纺织业,工艺品及其他制造业,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在此基础上,浙江形成了一批全国性的制造中心和重要的产业基地。

  将特色优势产业与前面所列举的主要“块状经济”进行比较,可以看出,两者具有较大的相关性。诚然也有不尽一致的方面。这除了橡胶制品业,主要是适宜于搞大工业、建大基地的产业,如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浙江在发展大工业方面不如其他一些省份。

  浙江以“块状经济”为重要依托发展特色优势产业的成功实践,反映了当今国际产业发展的一大趋势。正如美国的国际竞争战略权威波特在《国家竞争优势》中强调指出:一个国家在国际上成功的产业,其企业在地理上呈现集中的趋势。一个公司的许多竞争优势不是由公司内部决定的,而是来自公司之外,也即来源于公司所在的地域和产业集群。国家竞争优势产业是由在区域内成组产生的企业促成的。

  以特色优势产业为支柱的“块状经济”,形成了区域经济发展的增长极,产生了地方经济的繁荣效应。较发达的“块状经济”造就了较发达的县域经济。目前,县域工业企业单位数和工业增加值均占全省的60%以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3年和2004年全国百强县(市)中,浙江均有30个县(市)入围,所占比重在各省市区中遥遥领先。

  2、“块状经济”集中体现富有浙江特色的工业化新路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从农村工业化起步,走出一条不同于传统工业化模式的发展新路。“块状经济”即是这一发展新路的亮丽缩影。“块状经济”作为富有浙江特色的区域产业组织形态,是在特定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主要依靠地方的内生力量,形成并发展起来的。历史的或偶然的因素,诱发了“块状经济”在某地萌芽;依托根植于地方社会文化结构的产业组织,“块状经济”不断创新和集聚生产要素,逐步发育壮大。“块状经济”的发展,打破了城乡二元结构,促进了城乡之间人口和生产要素的流动和重组,为加快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提供了强大推力和产业基础。

  浙江的“块状经济”具有独特的动力机制,形成了不易为其他地区所模仿的核心竞争力。生产专业化的中小企业、发达的专业市场、独特的人文环境是“块状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

  中小企业是“块状经济”的主体,具有生生不息的创业精神和经济活力。以数十万之众集聚于“块状经济”的中小企业单位,虽然多数没有进入大工业生产体系,但是形成了以特色产品为龙头、以专业化分工为纽带、以中低收入消费群为主要市场的地方生产体系,以及为之配套的社会服务体系,构筑起专业化产业区,呈现“无形大工厂”式的区域规模优势。并且,不少中小企业做深专业化,成为“专精特新”的“小型巨人”企业。典型的“块状经济”显示“小资本大集聚、小企业大协作、小产品大市场、小产业大规模”的特征,通过产业组织创新赢得竞争优势。

  专业市场与特色制造业互为依托、联动发展,是浙江“块状经济”的鲜明特点。专业市场的总体规模在全国z*大,其发展过程,有的是产业催发市场,有的是市场诱导产业。专业市场的出现,在较大程度上解决了特色制造业和中小企业发展、尤其是初始发展所必需的市场信息、原材料供给和产品销售渠道。如今,专业市场已从省内扩展到省外,从有形延伸到无形(即互联网),并与企业销售终端和在外近300万人的浙籍经商大军相结合,形成遍布国内外的产品销售网络,大大拓展了“块状经济”的发展空间,并促进了产业融合和升级。

  人文环境是“块状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人文环境包含地域文化和社会网络两大方面。其一,地域文化。浙江“块状经济”迅速崛起并充满发展活力,其深层原因就是扎根于深厚的地域文化特别是商业文化,依托于地域文化熏陶下的经济主体行为。浙江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把人民群众的市场意识、创业精神和经商素质,引导到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中去,实现对基础条件的某种取代,z*终将人文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其二,社会网络。“块状经济”中的中小企业,相当部分采用家庭或家族经营方式,以血缘姻亲、地缘乡谊为维系纽带,以非契约的信任和承诺构成协作精神的基础,以此降低经营风险、交易成本和应对外来竞争。

  近年来,“块状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向是,顺应“q*化下的本地化”的国际产业发展趋势,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提升“块状经济”的发展水平。正如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大会发布的《2001年世界投资报告》所指出:产业集聚优势已经超越低成本优势,成为吸引外资投向的主导力量,投资流向拥有独特的产业集群的地区。依托“块状经济”招商引资,实行本地民营经济与q*生产体系的对接,这是浙江工业化的新路径。

  3、“块状经济”加快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发展

  产业集群这一概念,z*早由波特在1990年出版的《国家竞争优势》中提出。产业集群指的是,相同的产业高度集中于某个地区的产业成长现象。具体说,就是在既竞争又合作的特定领域内,彼此关联的公司、专业化供应商、服务供应商和相关产业的企业,以及政府和其他相关机构,形成地理空间集聚体。对产业集群现象,理论界有多种称谓,如产业区、专业化产业区、企业集群、区域集群、地方生产系统等,其含义大同小异。目前,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存在大量的产业集群,国内的产业集群也发展得相当快。产业集群是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形成基础,发展产业集群是后起国家及地区从比较优势转变为国际竞争优势的重要途径。

  浙江的“块状经济”,多数处于产业集群的初级形态。正像德国的工业区位论鼻祖韦伯所说,尚处于通过企业自身扩大而产生集聚优势的初始阶段,还没有进入高级阶段,即各个企业通过相互联系的组织而地方工业化。但是近年来,“块状经济”向真正意义的产业集群发展的方向更加明确,步伐更加坚实。部分发展水平较高的“块状经济”,已经从一般的产业集聚转为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前景看好。有论者用“发展国际性产业集群”的概念来描述这一趋向,这一提法的准确性尚可商榷,但所反映的趋向是不争的现实。

  “块状经济”加快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发展,表现在多方面。突出的是:拓展产业链和价值链,优化特色产业;壮大龙头企业,加强既竞争又合作的企业联系;培育区域品牌,如温州到去年底就有27个“国字号”区域品牌称号落户;构建专业化服务平台,完善服务功能;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不断成长,发挥领军作用;地方政府强化产业政策引导,积极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健全行业协会、商会等中介机构,永康、嵊州等地建立了行业自律制度。温州拥有100多个行业协会和商会,所牵头打赢的欧盟打火机反倾销案,成为我国民间行业协会组织中小企业解决国际贸易争端的第一范例。

  “块状经济”在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发展中,产生了显著效应。一是有效竞争效应。企业在同一产业领域和同一地理空间高度集中,使得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有效竞争的结果,促进企业建立市场快速反映机制和营销策略,推动技术进步和管理进步。二是生产专业化效应。企业采用弹性专精(指专业化加灵活性)的生产方式,形成基于专业化分工与协作的地方网络,产生较强的集体效益,比垂直一体化的大企业更具灵活性,明显降低了制造成本和交易成本,提高了运营效率和竞争能力。三是外部经济效应。镶嵌于产业集群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可以通过地方网络,获得单个企业不易获取的生产经营条件,并可组合成区域产业规模,享受与大企业同样的范围经济。产业集群促成各种生产要素和相关机构的集聚,企业可较便捷地从外部获得信息、资源和有经验的员工及专业人才,降低搜寻成本;还可得到关联机构所提供的设计、培训、物流、融资和技术援助等外部支持。四是互动式学习效应。同类企业和相关产业高度集聚,有利于相互学习和激励创新,形成知识溢出、技术扩散和整合优势的内在机制,进而形成竞争优势并向增值环节的上端攀升。

 (二)突出问题

  就“块状经济”发展现状看,有以下问题亟待解决:

  1、总体上不属创新型的产业集群

  这里有两层含义:

  其一,一些“块状经济”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集群。虽然大量企业在同一区域、同一产业领域、甚至同一分工环节扎堆,但不少没有形成彼此关联的专业化供应商、服务机构及相关产业的地理集聚,市场竞争充分但网络合作缺乏。且主体产业的上下游延伸不够,社会化服务平台不健全。部分企业之间尚未建立紧密有效的分工协作,生产经营自成体系,搞小而全,有的甚至互相拆台。

  其二,不少“块状经济”远不是创新型的产业集群。目前有两大类产业集群,一类是突出自主创新、走产业高端发展路线的产业集群,可称之为创新型产业集群,发达国家成功的产业区为其典型;另一类是以低成本竞争为主、走产业低端发展路线的产业集群,可称之为低成本型产业集群。浙江的“块状经济”总体属此种类型。企业大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营销创新(包含品牌创新)不够,产品质量档次低、技术含量低、附加价值低。企业一般都依赖技术模仿和价格竞争策略,产品仿制现象普遍、侵害知识产权问题较大,造成一些区块的技术路径被锁定,主体产业长期低度化。

  2、部分“块状经济”陷入过度竞争

  “块状经济”大多处在成熟期的传统产业领域,投资不大、技术简单、产品易于模仿,也就是说进入壁垒较低。加之企业规模普遍较小,多数为家庭工场,市场信息不灵,创新能力甚弱,跟风投资和盲目生产频现。不少“块状经济”生产能力过剩,缺乏差异化竞争的优势和集体行动的规则,呈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状况。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和越来越狭小的市场空间,过度竞争加剧。省企业调查队曾对全省规模以下工业企业进行专项调查,认为“行业过度竞争”是影响发展的主要问题的占被调查企业的39.5%。

  过度竞争导致较严重的后果。z*直接的后果是,造成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和行业持续处于低利润率状态,并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和资源优化配置。有的企业为免遭淘汰,不惜采取超常规的、甚至不合法的手段降低生产成本,如任意延长工作时间、偷工减料、制假售劣、偷逃税费等。过度竞争影响“块状经济”的后续发展能力,严重时会导致其萎缩、消亡。如温州灯具曾拥有生产企业近2000家、1万多个品种、工业总产值近30亿元,如今所剩无几。永康的保温杯一哄而上、一哄而下,一个产值一度达15—17亿元的产业昙花一现。跳出过度竞争的“围城”,也是一些企业外迁的原因。“内战猛于虎”,可为“块状经济”警戒。

  3、处于较不利的国际贸易地位

  许多“块状经济”将国际市场作为主导产品的主要市场。然而作为出口主体的企业,基本上处于国际垂直分工的底端;不少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但主要以跑量为主,过多依靠低价竞争。如去年出口的化纤染色布和印花布,每米平均价格0.8—0.9美元;袜子平均价格每双0.21美元,领带平均价格每条1.6美元,几乎接近成本价。长期的低价竞争,既影响对外商的谈判力和出口效益,又屡遭国际贸易摩擦的压制。出口导向战略的进一步实施,还受到劳动成本更低国家和地区的产业挤压。尤其是出口无序现象突出,不少企业为争夺出口订单不惜相互倾轧价格,自食恶果。

  发达国家的公司则控制了“块状经济”较多的产品销售渠道,并通过主导企业的研究开发、设计和品牌等环节,分享了劳动成本优势。时下不少出口企业以贴牌的方式生产,利润微薄。如生产一件出口服装获得的加工费在1—2美元,其中还包括各种运营费用,企业平均利润率仅为3—5%。

  目前正处于国际贸易摩擦的高发期。由于低价竞销量大和出口秩序不规范,浙江所遭受的国际贸易摩擦数量居全国之s*。2005年,发生国外各类贸易调查案件和纺织品特保35起,涉案金额8.97亿美元,发案量和涉案金额均居全国前列。

  4、发展产业集群的公共政策支持体系尚不完备

  目前国际上形成了一个共识,即一国欲获得竞争优势,不能只靠跨国经营的大企业,还要发展本国的中小企业集群。国际经验表明,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主要着眼处,已不再是如何利用资源条件来选择发展支柱产业,而是如何通过发展产业集群,构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地方生产系统。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产业集群的战略和政策,得到了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机构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倡导。不少国家如意大利、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芬兰、新西兰,以及很多地方政府,都把产业集群的培育和创新作为重要的工业发展政策。

  具有产业集群特征的“块状经济”是富有浙江特色的工业化新路的集中体现,浙江是z*具产业集群发展优势的省份。目前省和各地政府对提升“块状经济”、发展产业集群都比较重视,研究采取了一些支持性的政策措施。但对政府部门如何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研究还不够深,公共政策框架还不够清晰,扶持措施还不够到位。省里迄今尚未有发展产业集群的专项规划,尚未形成可操作性强的法规保障和扶持政策体系,亟需取得实质性突破,以形成更完善的制度环境。

  此外,还有一些“块状经济”处在对环境影响和安全隐患较大的行业,时有环保和安全问题发生。如传统精细化工行业的废水和废气排放量占到全省石化行业排放总量的40%左右;近年引发一些群体事件,影响和谐社会建设。有的“块状经济”如平阳水头的制革、苍南的再生棉等,因环保问题导致“块状经济”的衰退。

 三、以“块状经济”为重要依托,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

  “块状经济”是浙江制造业的重要基础,发展“块状经济”是富有浙江特色的工业化新路。进一步发挥“块状经济”的发展优势,加快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是贯彻实施省委、省政府“八八战略”的重要行动。省政府确定,“十一五”时期重点培育“三个一批”,即培育一批大企业大集团,一批“块状经济”和一批成长型小企业。其中重要方面是,培育100个“块状经济”,将其发展成为销售规模50亿元以上、创新能力和竞争力较强、产业层次较高、拥有区域品牌的特色优势产业集群,形成一批全国性的制造中心和重要的产业基地。

  有必要指出,不能简单的把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等同于发展“块状经济”或产业集群。先进制造业基地,包含了浙江制造和产业集群这两大内涵,其中浙江制造的内涵是基本的。“块状经济”是浙江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远不是全部。就产出总量来说,全省还有四成的制造业不是“块状经济”;就产业构成来说,目前制造业的z*先进部分相当一些不在“块状经济”。如2005年全省制造业经营规模z*大的前10大企业中,除桐昆集团(排第9位)以外,镇海炼化、万向集团、摩托罗拉、东芝信息、杭州卷烟、杭钢集团、娃哈哈、UT斯达康、杭州橡胶等9家重点骨干企业,均不属于“块状经济”。不少制造业尤其是重化工业,如石化、汽车和重大成套装备等大型流程工业、基地型企业以及总部型企业,不可能以“块状经济”的形态显身。但是,把发展“块状经济”作为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的重要依托和途径,这一方略无可争议,必须坚持。

  要实现“十一五”培育产业集群的战略目标,需要从多方面着手:

  (一)加快发展模式转型

  发展模式转型,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嬗变,二是产业集群发展方式的转变。

  1、注重发展产业集群

  把突出培育产业集群作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长期以来,区域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是培育支柱产业或主导产业,进而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上世纪80年代以来,q*产业分工进一步深化,产业间的分工向产业内的分工拓展,制成品贸易向专业性加工和服务贸易扩展,由此产生了产业集群的新战略。即根植于区域的历史文化和产业基础,发展专业化的特色产业,然后通过企业集群,构筑价值链,开展增值活动,形成地方生产系统,取得国际竞争优势。

  在实施培育产业集群的发展战略时,要正确把握好产业选择的问题。产业竞争优势的取得,不是决定于企业在什么产业竞争,而是如何竞争。各行各业都有高新技术,各个产业内部都存在高新技术环节和低技术环节;同样的产业,可以用高新技术来生产,也可以用传统技术、低技术来生产。正如国际竞争权威波特所说:“根本不存在低技术产业这一说法,有的只是低技术公司。”必须抓住发展特色优势产业这一中心环节,以技术创新为主要动力,推动“块状经济”从低附加值加工制造业向高附加值加工制造业提升,从比较优势向竞争优势提升。

  2、注重形成差异型竞争优势

  竞争优势有两大类:低成本竞争优势和差异型竞争优势,也可称之为低层次竞争优势和高层次竞争优势。目前浙江的“块状经济”,主要是采取低成本战略,在国内外市场竞争中形成了低成本竞争优势。

  低成本竞争优势,建立在与之相应的资源优势条件之上,即较低的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较低的企业运营成本和产业交易成本等。浙江的“块状经济”凭借独特的运行机制,在许多产业和产品上将成本做得很低,成功实现了低成本扩张。但是低成本竞争优势有着明显的缺陷。因为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是容易取得的,更低成本的区位是不难复制的,其低成本的优势是难以长期维持的。

  差异型竞争优势是强劲、持久的竞争优势。其依靠的是高层次的、差异明显的资源优势条件,如高技术和高级专业人才的拥有,品牌信誉和优质客户关系的稳固,研究开发、先进技术装备的大量投资,丰富专业知识的长期积累等。企业借此不断向客户提供有别于其他企业的优质产品和优异服务,实现持续创新与持续发展。要大力实施差异化的竞争战略,促使“块状经济”从注重增强低价格竞争能力转到注重增强非价格竞争能力,进而形成差异型竞争的新优势。

  突出推行品牌战略。踏踏实实、持之以恒地创建品牌、经营品牌、提升品牌、保护品牌;实现从无牌、贴牌到有牌生产的转变,从自主品牌到知名品牌、国际品牌的提升。着力创建区域品牌,或以龙头企业为支撑,将众多龙头企业的品牌加以浓缩和升华;或以专业市场为依托打响区域品牌;或由行业组织出面注册商标,按统一标准生产经营。

  3、注重推行现代制造模式

  现代制造模式,是以快速响应市场需求为导向,将先进制造技术与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先进管理技术相结合,所形成的现代生产方式。采用现代制造模式,是当代国际制造业的一大趋势。积极推行现代制造模式,如精益生产、清洁生产、敏捷制造、柔性制造、计算机集成制造、企业资源计划、大规模定制等,实现管理创新。加快企业信息化步伐,促使生产经营方式根本性变革。

  引导企业从加强管理入手,做精专业,使“块状经济”成为精品制造基地。日本制造业所以sj*l,很重要的原因是做精专业。尤其是不少中小企业以追求“日本第一”、“世界第一”为目标,精益求精。要做精专业,就得像日本企业那样,高度重视抓好生产现场管理。日本有个经济学家说得好:“竞争力的基础在于生产现场,如果生产现场搞不好,无论采用什么经济政策都无济于事。”

  突出推广绿色制造模式,将“块状经济”发展成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经济。以优化资源利用方式为核心,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为目标,推行清洁生产和发展工业循环经济。全面抓好节能、节水、节材、节地,尽z*大可能降低消耗和控制成本;严格执行环境保护法规和标准,z*大限度地减少废弃物的z*终处置量和提高资源化程度。抓好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培育循环经济产业链,构建产业集聚和工业生态效应互动的新格局。

  (二)构建区域创新系统

  创新是产业集群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突出抓好区域创新系统建设,争取在发展创新型产业集群上有较大突破。

  1、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技术创新是产业集群创新的核心内容。必须确立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增强企业自主创新的能力,进一步成为研究开发投入的主体、技术创新活动的主体、创新成果应用的主体。具体形成“五大体系”:即以技术中心为主要形式的企业技术创新体系,以产学研联合为纽带的科技成果转化体系,以行业技术创新基地为主要载体的产业共性技术开发体系,以中小企业为主要对象的技术创新中介服务体系,以经济政策和法律手段为主要方式的政府技术创新调控体系。

  政府部门要积极支持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在“块状经济”集聚区域,支持建立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开放式的技术创新服务平台,包括产品技术研发中心、生产力促进中心、质量检测和控制中心等;支持发展信息服务机构、科技融资机构和企业孵化器等技术创新中介服务机构。

  2、建立人才资源支撑体系

  创新z*终靠的是人才,突出实施人才战略。从制度创新着手,构建人才培养、引进、使用、评价、激励的新机制,着力集聚并用好企业和产业集群发展紧缺的各种人才。推进人才柔性流动,做好借智发展的文章。加强企业培训体系建设,开展创建学习型企业活动;以培养高级技工为重点,抓好职业技术教育和企业员工培训。

  区域创新和发展的重要动力是企业家。实施“企业家素质提升工程”,营造更好的创新创业氛围,造就一支高素质的、适应企业和产业集群发展需要的企业家队伍。创建职业经理人制度,培育职业经理人市场。

  3、构建知识产权管理和保护体系

  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完善知识产权制度,激励知识产权创造,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进知识产权应用,促进“块状经济”提升知识含量和创新水准。引导企业发展自主知识产权,开展专利、商标等申请和注册工作;注重知识产权运营,加快专利技术产业化。

  保护知识产权是建立区域创新系统的重要保障。完善保护知识产权的地方性法规规章;深入持久地抓好保护知识产权的专项整治。坚持集中整治与日常监管相结合、重点打击与综合治理相结合、企业自律与政府监督相结合、打假治劣与扶优扶强相结合。建立浙江省保护知识产权举报投诉服务中心,并有效运行。

  4、优化区域创新环境,促进完善区域创新系统

  政府部门要努力营造更好的创新环境。整合政策资源,加大支持企业创新和发展产业集群的力度。支持企业研究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能突破制约“块状经济”发展的共性和关键技术;支持企业把技术创新和技术改造结合起来,加强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和再创新。支持产学研合作,形成互动学习、共同创新机制。重视培育区域创新文化,整合并利用好区域创新资源。

 (三)加强产业基地建设

  重点用好工业园区和招商引资这两大政策工具,进一步构筑产业基地,促使“块状经济”上规模上水平。

  1、大力抓好工业园区建设

  工业园区的z*初创意,就是来源于对企业在地理空间上集聚发展这种经济现象的观察。把建设工业园区与提升“块状经济”紧密结合起来,打造更具集聚效应和发展优势的产业基地,使之成为产业集群的核心区。一是规划建设好重点工业园区。特别是根据产业集群发展需要,集中力量建设若干超越行政界限、基础设施一流的大型工业园区。扩大标准厂房建设规模,为中小企业集中创业提供条件。二是优化工业园区产业布局和严格入园标准。进一步明确工业园区的产业导向和功能定位,运用产业政策、供地政策和价格杠杆等手段,积极引导集群创新和产业升级。实施工业园区入园标准及评估办法,严格把好准入关,提高入园企业的档次和水平。三是经贸部门认真行使好工业园区的规划、协调、监督、服务职能,形成科学高效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2、着力开展招商引资

  强化国际招商引资。顺应国际制造业加快转移、q*生产体系与地方生产体系加快对接的趋势,以工业园区为主要载体,加大对外招商引资力度,提升“块状经济”的发展水平。注重大规模、集群式的引进现代制造业,形成同类及相关产业的投资密集区和新兴产业区。结合“块状经济”发展需要,建立国际化、专业化、网络化的招商队伍,有针对性的开展产业招商。

  注重抓好国内招商引资。坚持科学选资、选项目,把国家的大企业大集团、行业龙头企业和著名民营企业、世界500强企业在华的投资企业,作为国内招商引资的主要对象。在引进资金的同时,引进先进技术、优秀人才、知名品牌和现代管理经验。每年组织重大的国内招商引资推介活动,力争有较大收获。努力落实国内招商引资重大项目的土地保障。

  3、加强内外资企业的地方联系

  产业集群有两大基本特征,就是地方联系(或地方网络)和根植性。外资企业一般对低成本的指向性较强,但与当地的联系程度不高;有的没有根植于地方,会在更低成本的诱导下外迁,成为“飞地经济”。要将引进外资与培育产业集群结合起来,促进外资企业扎根当地成长。

  实施产业联系促进政策。鼓励外资企业与地方企业加强产业联系,建立起既竞争又合作的新型企业关系。引导本地企业注重提高学习能力,更有效地吸纳外来资本、先进技术和现代管理知识。推动外资企业更好地利用内生性资源和地方网络,与本地企业联手构筑产业链、供应链,促进产业集群向纵深发展。

  (四)优化地方产业组织

  不断推进产业组织合理化,为提升“块状经济”提供效率基础和推动力量,并形成产业集群的重要标志。

  1、加大企业组织结构调整力度

  企业组织结构是产业组织的基础。把重点培育“三个一批”的工作有机结合起来,优化以大企业为龙头、中小企业专业化分工协作的组织结构,支撑发展产业集群。

  以市场竞争为根基,以制度创新和经营方式创新为动力,着力培育龙头企业。引导企业在公司制和集团式改造的基础上,推动企业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鼓励龙头企业运用业务外包、虚拟经营等方式,整合中小企业。引导有条件的企业推行国际化战略,扩大国外市场规模和控制专利技术与国际品牌。

  充分发挥中小企业在“块状经济”中不可替代的基础作用。加强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积极为中小企业提供创业辅导、融资担保、技术开发、管理诊断、信息咨询、工业设计、贸易指导、人才培训和国际交流等服务。推动中小企业加入大企业的产业链和销售网络,提高专业化分工水平;培育“专精特新”的“小型巨人”企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实施中小企业成长计划,使之成为大企业大集团的预备队。

  2、加快流通组织创新

  坚持工贸联动,以流通网络建设为核心,采取扩大销售终端、提升专业市场、推行加盟连锁和发展总经销、总代理等多种途径,推进流通组织创新。

  发达的专业市场是浙江“块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专业市场的出路在于调整和创新。按照压缩总量、整合资源、强化功能、规范管理的原则,提升专业市场的发展水平。抓好一批重点专业市场,使之成为产业集群的产品销售中心、价格形成中心、物流配送中心和信息传导中心。推动市场主体由个体批发经营向企业化经营转变;推动区域性的、固定的市场向跨区域的、开放式的市场拓展;推动有形市场向无形市场转型。

  创新国际贸易组织方式。依托大企业大集团,构建国际营销网络。通过组建综合商社等途径,实行分散生产和集中销售相结合的国际贸易新形式,带动中小企业占领国际市场。加强与跨国公司的专业化合作和吸引国际采购商,更好地利用其国际分销体系,开辟出口新渠道。采取为国际著名品牌加工、代理的方式,发挥品牌连带效应。

  3、探索推行供应链管理

  英国著名供应链专家克里斯多夫说:“21世纪的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产业集群不仅是一个个企业的集聚,而是一条条供应链的集聚。要依托龙头企业,推进供应链管理。在生产经营的全过程,实施对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高效控制,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和z*终用户整合成网链结构,不断开展增值活动,以此获取新的竞争优势。通过供应链管理,将原先松散联系的企业整合成合作力量,并将产业区外的企业连接在一起,更好地发挥产业集群效应。

  (五)完善公共政策支持体系

  政府经济管理部门要努力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促进发挥“块状经济”的特色优势。

  1、加强对产业集群发展的规划引导和政策支持

  深入理清并推行好公共政策框架。将发展产业集群作为“十一五”工业经济规划的重要内容。按照抓好“三个一批”、重点培育特色优势产业集群的战略目标,加以具体的规划引导,努力打造一批全国性的制造中心和重要的产业基地,使之在创新性、先进性、规模性、专业性和行业影响力上居全国同行前列。突破“行政区经济”的束缚,引导“一镇一品、一县一业”的产业区向跨行政区的、更具规模优势的大产业区发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集群。

  进一步研究采取可操作性强的、支持产业集群的配套政策措施,并形成有关的地方法规。特别是完善两方面的政策措施:一是中小企业扶持政策。产业集群的微观基础是中小企业,发展产业集群是整合提升中小企业的战略方向,要依托产业集群制订、实施好中小企业扶持政策。二是区域创新政策。加强分类指导和区域引导,努力消除影响区域创新的体制性壁垒,整合区域和部门的经济资源,为跨行政区发展产业集群提供政策保障。

  2、加强有利于产业集群发展的区域环境建设

  通过加强城镇基础设施、道路交通、工业园区和功能服务平台等公共建设,优化区域硬环境;通过完善区域制度和商业环境,提升区域创新能力,优化区域软环境。突出三个重点:

  一是推进区域制度建设,建立规范、诚信、守法的市场经济秩序。营造有利于创新和创业的社会文化氛围,大力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抓住企业反映强烈、社会危害严重的商业欺诈、恶意拖欠和侵害知识产权等突出问题,加大专项整治力度。健全以企业信用为重点的社会信用体系,促进“诚信兴商”。

  二是着力构建公共服务平台。包括创业、技术、金融、商贸、物流、培训、信息等功能服务平台。坚持以市场配置资源为基础,以市场运作机制为根本,政府部门积极发挥引导作用。按照“核心区+外围区”的产业布局,推动要素跨行政区流动和组合,实行功能服务的共建共享。公共服务平台的运营,要注重公益服务,辅之以商业性服务。

  三是加强企业自组织建设。进一步完善行业协会(商会),突出维护企业权益,更好地显示其在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体现民间性、中介性的特点和自律性、服务性的功能。完善行规行约,制止恶性竞争。

来源:省经贸委课题组

网站首页
产品中心
展会资讯
联系我们